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

我和柞水有個約會

作者:劉虹 來源:原創 2017-11-30 10:24:13


一見鐘情

在城市鋼筋水泥里蜷縮太久,總想給心靈放一次長假,讓心在旖旎的大自然中,放縱天性,振翅高飛。正好有小小說界的文友相約去柞水,就欣然前往。

車快樂地穿過一條條幽暗隧道,奔馳在秦嶺中。放眼望去,滿山蒼翠滋養心神,在翠色深濃處,點綴白色山花,山腳纏繞溪水,照映青山的影,山厚重,水柔軟,山蒼翠,水碧綠。

車內放著纏綿的情歌,我也隨之低吟淺唱,沉醉于水光山色。

下車出站,走在縣城街上,立即被這座美麗小城包圍。陽光清亮,越過山的肩頭,斜灑在街上,街不寬,卻干凈,樓不高,卻整潔。街邊的樹,修剪得體,青枝綠葉,體態柔美,一棵棵秀麗了小街,秀麗了人們的心靈。整座城市是以蒼茫青山為背景的,那山,俊秀而不柔弱,挺拔而不粗狂,城市在群山懷抱中,如被寵的女子,依著愛人的臂膀,享受溫馨浪漫的情懷。

小城有一條河,有一個吉祥的名字“乾佑河”,河水依著山腳,逶迤而去,兩旁高樓林立,河邊垂柳依依。那柳沿著河兩畔,穿著輕薄的云衣,舒展枝條,恣意爛漫萬種風情,

微風吹過,像騰起兩道碧霧,那霧晃晃悠悠,飄飄蕩蕩,似要裊裊升起,隨風而去。我一直以為,柳一定要生長在水邊,只有水,才是柳的故鄉。柳沒有生長在水邊,簡直就如苦命

的女子漂泊異鄉,有一種難以想象的恓惶。只有水邊的柳,才更顯婀娜多姿,柔情萬種。翠柳依著碧水,給水添了風采,碧水映照著翠柳,給柳添了嫵媚,它們相伴相依,相映成輝,

相輔相成,繪就一幅美麗無憾的風景。

漫步河堤,眼眸飄過處,都是綠,綠的山,綠的水,綠的樹,而城市,只是這萬綠叢中零星的點綴。扶著河邊護欄,把吾光收回,看一看近處的景象,那水在河底靜靜流過,恬靜安詳的樣子,偶有一絲微瀾,只做恬靜中的插曲。那白色護欄,是能工巧匠精心的杰作,雕琢不同圖案,各種花色,都是祥和的寓意,還刻有優美的詩句,使人的心變得更溫情柔較?

腳下踩著青青石子小道,走在上面,有點墊腳,是舒服的感覺,那石子隨意擺出幾個花樣,都是別具匠心的安排。

同來的文友王斌說:“你看,我發現這里的人,膚色和氣色都很好。”

我笑:“我都想把家安在這,不想走了。”

這樣的山,這樣的水,這樣的環境,想不美都由不得你,怎么能不美呢?

我是喜歡有山有水的地方,一座城市,有了山水之色就有了靈氣,多了溫柔,就像一位女子,因一絲淺笑而更加迷人,沒有山水的城市,總是僵硬而缺乏生動。

 

心有靈犀

 

爬山總有無限樂趣,爬山的時候,不用想太多塵世,只需低頭弓腰,任汗水淋漓,心里所想只有一件:努力爬到山頭,站在山頂看風景。

在當地文友雷文峰的帶領下,我們一行人去爬“三道井”,那山因在山腰有三口井而聞名。山在小城背后,遠望山勢不險,山頂曲線柔美,綿延而去。拾階而上,一步步向高處攀爬,漸漸感到吃力,那山不慌不忙,不緊不慢向你展示了它的實力。這山高,高不過泰山;陡,陡不過華山。卻有泰山之勢,華山之險。起初,我懷疑自己的能力,因為在城市倦怠太久,渾身筋骨沒有了活力,我擔心自己根本無法爬上山頂。然而,爬到山腰一座涼亭休息時,回身一望,整座小城,盡收眼底,那層層高樓,蔥蘢綠柳,蜿蜒河流,都變成另外一幅圖畫。再抬首凝眸,高處的紅亭,山頂的燈塔,遠山的靜謐,淡淡的云煙,無時無刻不勾引人的心魂,指導前進的方向。沿著陡峭的石階漸次升高,征服它的決心也漸次遞增,身邊偶有鶴發童顏的老者,健步如飛,更增添了我爬上山頂的勇氣。

同來的女文友“麻雀”高喊一聲:  “啊——”那聲音飄過山頭,在山谷間打個旋兒,沉入幽幽谷底。

另外幾位男文友,一路氣喘吁吁,卻不忘淡笑風生,互相打趣。

而我,我只是輕輕哼著我的小曲,撒下一路歡歌。

當爬上山腰的第二座涼亭時,雖然上山的路依然鹼峻.但那樓閣和燈塔已在山頂向我們招手了,似乎可以毫不費力,只需在清風中伸出手臂,就可觸手可得,輕輕摘取,把那玲瓏的紅樓攬入懷中盡情把玩。我們稍作停留,便向山頂攀登。

爬上山頂,僅有的一點空地,被翹角飛檐的樓閣占據,周圍護著一圈白石圍欄,余下可以站人的空問所剩無幾,我們就在這僅有的空間里,扶著護欄,放松心情。回首再望,那白色的石階,山腰的紅亭,和著灰色的天空,’重重疊疊的高樓,蒼蒼茫茫的遠山,郁郁蔥蔥的樹木,飄飄渺渺的暮靄,在我們腳下鋪開一張景物粲然,幽情思遠的水墨畫來。此刻涼風習習,吹亂長發,發在風里舞蹈,伸開雙臂,風從腋下穿過,身心輕盈,衣袂飄飄,抖動欲仙,似要凌空而去。真想化作山風一縷,擁抱遠山,親吻松石。

我們歡呼雀躍,釋放快樂。選好最佳位置,互相拍照,想把這美麗的時光永遠定格在一瞬。這種快樂是真實的,什么俗事繁華,金錢榮譽,燈紅酒綠,面對這大好河山,都黯然失色,在大自然這強大令人震撼的陣隊面前,都如膽小逃兵.不堪一擊,潰不成軍,只好四處逃散,褪隱山林,煙消云散。

天光逐漸暗淡,夜來了。起初,那黑如飽蘸淺墨的畫筆,從遠天那邊,輕輕一甩,破入滿山的蔥綠,先是淡淡地滲透,緩緩地醞釀,慢慢地,墨在加厚、加重、加濃、墨在蔓延,墨在堆積,成為干墨、焦墨,淹沒山色,淹沒樹木,終于那山隱隱綽綽,成為漂泊于墨海的黑色小舟,直到天和山融為一體。

我們已經開始下山,山路依稀可辨,大家相互攙扶,不忘相互斗嘴、打趣。在山腰一座長長的涼亭里歇下來,回頭再望,猛然發現,那山頂樓閣通體透明,在夜色中如沉入海底的水晶,煥發燦爛光澤。相伴在它旁邊的燈塔,也成了一個水晶柱,通體發光,變幻著色彩,忽紅、忽綠、忽藍、忽紫、忽而那色澤又動感十足地變化排列,快速上升,似要沖天而去,

穿過黑夜,飛入太空。那塔,那樓閣,相互陪襯,相扶相攜,相得益彰,在這寂寂的黑夜,遠離塵世,遠離喧囂,在山頂獨傲天下。

我們嘖嘖贊嘆,大聲喧嘩。

“麻雀”說:“別說話,聽聽風聲。”

于是我遠離大家,靜靜坐在那,閉了眼仔細聆聽。呵,我聽到了,風在山頂歡呼,樹在歡呼中舞蹈,雀兒在舞蹈中歌唱,蟲兒在歌唱中吟詩。我聽到了,這是大自然的聲音,最質樸優美的聲音。我忽然站起來說:  “要是有一杯酒喝喝就好了。”

是啊,此刻要有紅酒一杯,我當邀請清風,邀請星空,邀請山林,邀請那雀兒、蟲兒,和我共飲,我也將與它們共歌、共舞、共沉醉。

下山進城,我又看到“乾佑河”了,此刻的它,一改白日婉約,換上華美晚禮服,變成一個妖嬈的貴婦。橋欄上燈光似鑲嵌華衣的珠寶,和柳叢里的路燈齊明,還有城市樓宇里的燈光,飛光流彩,霓虹閃爍,所有美輪美奐倒映水中,水岸一色,相互爭輝。站在橋上向上游看去,一道飛虹,橫跨兩岸,我興奮地用手一指:“彩虹橋。”

前來迎接我們的女文友段穎說:  “那橋就叫彩虹橋。”

“真的嗎?”我心中大喜,看來我和這座美麗城市,真是心有靈犀。

依依惜別

第二天,下起蒙蒙細雨,雨不大,若有若無,走在河邊,絲絲垂柳在頭頂輕拂,心里涌滿詩情.這是一種溫柔的情懷。小街上款款走過一些打傘的女人,腳步從容淡定。我也撐著傘,不為遮雨,只為尋找一份浪漫。忽而想,這樣的雨,這樣的河岸,這樣的柳絲,這樣的水色山光,應該牽著愛人的手,漫步細雨,才算不辜負這大自然的恩賜吧。

小街上的人多起來,腳步沒有一個忙亂的,似乎都在享受紛揚的雨絲。而雨絲是一首輕歌,營造著小街的情韻,街上綻開一朵朵傘花,似散落的花瓣,在這情韻里漂流。

我們幾個人去游覽了柞水溶洞,當下得山來,受到柞水作協主席屈伸,和分管文化的張縣長,還有幾位柞水文人的盛情款待。席間,大家杯觥交錯,互敬仰慕,交流文學。有人說為友誼干杯,也有人說為中國的文字干杯,而我起身舉杯說:“為這么美麗的城市,孕育出這么多的才子干杯!”

飯后,大家合影留念,又紛紛握手,依依惜別。曲主席和當地文友雷文峰,賀曉祥一直把我們送到車站,揮手告別的一霎那,心中涌起無限惆悵。滿天飄舞的雨絲,也懂人的心思,淅淅瀝瀝,濃密起來。

曲主席說:“歡迎你們下次再來。"

我笑:“哈,我不管他們,反正我還是會再來的。

大家都笑:“算了,你就留下吧,你都說了十幾次要在這兒買房子,干脆就別走了。"

我沒有回答,心里卻想,如果有空,我一定會在杜鵑花開時再來,因為我還役有去爬牛背梁呢。

揮手告別,再望一眼身后,這座小城,這個山青、水秀、人美的地方。

編輯:文聯辦
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 360老时时彩走势图 mgm美高梅官方绪站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 体彩停售 万象彩票网 看牌牛牛作弊 pc蛋蛋28加拿大官方下载 重庆时时是不是真的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X8彩票